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戏剧】笑傲江湖 第一本 第三折 救难  

2010-11-02 23:05:56|  分类: 攸关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门道人(上,怒气冲冲,唱):华山无规矩,纵容弟子作奸犯科。全无同气连枝盟友义,只好做奸淫掳掠声名恶。

余沧海(上,凝重,怒,唱):青城华山无芥蒂,凭什么他只欺负我。踢我门人还不够,竟杀我弟子是为何?

定逸师太(上,拖岳灵珊上,怒,唱):少罗嗦,令狐冲不到你走不脱。我仪琳自幼出家礼拜佛,到头来毁在你华山大师哥。

岳灵珊(哭,唱):大师哥不是那等人,细问详情,还清白还靠众位师叔伯。

林平之(蹑手蹑脚,跟上):这令狐老儿又闯祸,听闻是杀青城伤泰山,把亲友一概得罪过。却和那采花淫贼去吃喝,还拉上恒山女尼做陪客。哈哈!五岳剑派,果然好气魄。

刘正风(财主打扮上,忧心,唱):自来江湖多风波,按住拳脚又动兵戈。今日我排筵宴,在东阁,求一个全身而退,常人过活。还望武林中,成全我。(作揖,各路江湖豪客随上)

定逸师太(抢,白):我倒愿意成全你。(唱)只这令狐冲,如何发落?

劳德诺(躬身跟上,行礼,白):大师兄嗜爱饮酒,也许不知对方便是采花大盗田伯光,江湖相逢,喝上几杯也是有的。

天门道人(白):咄!他便不识得田伯光,连恒山派弟子也不识得?我弟子迟百城更是亮明泰山派身份,如何也被他一刀砍成重伤?

岳灵珊(哭,白):这、这、这这这……

(内,仪琳哭白:师父!徒儿回来了!)

定逸师太(惊,白):仪琳回来了?快给我滚进来!

仪琳(半掩面,哭上,白):师父!(下拜)

(众惊叹,唱)呀!好女尼咯!(余沧海)看这妙弥陀,好婀娜,(林平之)樱桃一点,两处烟波,(何三七)现放着这满身娇弱。(劳德诺)宽僧袍遮不住柳腰一握,(刘正风)素脸庞更显得黛凝双娥。(天门道人)如观音却难把凡夫度,似璞玉更不许人琢磨。(陆大有)自来美娇娥,莫沾佛院苔,哎呀罪过。(闻先生)可惜这花模样、玉精神,衾内无檀越,枕边唯一钵。(众摇头,叹)唉!造孽,造孽,阿弥陀佛!(做正经、无辜状散开)

定逸师太(将仪琳搂在怀中,欲行,白):走,你受了什么委屈,与我慢慢去说。

余沧海(闪出,拦,白):定逸师太慢走!或者令狐冲杀了泰山派的人,虏了你恒山派的尼姑,你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不去追究。我青城派与华山无此交情,还要请这位小师太源源本本将始末根由讲来,让天下英雄共评。

定逸师太(怒,白):我要走,哪个敢拦?(一掌击碎茶杯)

余沧海(哈哈一笑,让开,白):恒山派定闲掌门我们都是敬佩的!又有哪个敢拦她师妹?

天门道人(沉脸,白):此事干系重大,还请师侄女留步。

刘正风(打圆场,白):师侄女才脱魔掌,还是歇息片刻,我们再听定逸师太转述,(向众人悄声)庶几可保恒山派名声啊。

定逸师太(踌躇,白):好,仪琳,你便在此源源本本说来。(叮嘱仪琳)只是没相干的,就不要说了。

仪琳(合十,白):是,师父。

余沧海(抢,白):这位小师父,此事关乎人命,你敢发个誓来,句句属实么?

仪琳(向外跪下,白):弟子仪琳,向师父和众位师伯叔禀告,决不敢有半句不尽不实的言语。观世音菩萨神通广大,垂怜鉴察。

刘正风(白):小师父既这般立誓,自是谁也信得过的。

闻先生(叹,白):这样一个清净女儿,哪里肯说谎哉!

余沧海(软下来,白):看来这小尼姑不会说谎。

仪琳(起,唱):昨日里与师姊们失散在衡阳,武艺微抵不过万里独行的田伯光。他将我藏于山洞欲轻薄,我遵师训,发佛愿,怎肯脱缰?欲寻死,恰逢着路过的菩萨,令狐哥施计谋扶弱除强。可恨那恶贼,武艺高,刀光亮,却难不倒大智大勇活诸葛,大慈大悲的第五郎。他扶我出山洞,骗走田伯光,反被他伤。夜沉沉我见不着恩人模样,他说是华山劳德诺,一样石敢当。

刘正风(了然,向定逸白):这位令狐师侄好胆色!好见识!好机智!他托言师侄女乃是一个老头儿相救,江湖上从此无闲言闲语了。

定逸(疑惑,白):如此说,他倒是个正人君子了?

仪琳(白):令狐大哥自然是一等一的好人!他跟我素不相识,居然不顾自己安危,挺身而出,前来救我。

余沧海(冷笑,白):你跟他虽然素不相识,他可多半早就见识过你的容貌了,否则焉有这等好心?

仪琳(摇头,白):不,他说从未见过我。令狐大哥决不会对我撒谎,他决计不会!

闻先生(叹,白):你说不会,那定然不会!

余沧海(白)哼,令狐冲这厮大胆狂妄,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的胡作非为,既然不是为了美色,那么定是故意去和田伯光斗上一斗,好在武林中大出风头。

定逸(白):我们五岳剑派个个侠肝义胆,余观主倒是嫉妒不来。

仪琳(哭,唱):令狐大哥侠肝义胆救苦难,却被那青城恶人送上黄泉!(众惊,白)却是为何?(仪琳唱)他激那田伯光身不轻,刀不快,与他纠缠。弱女尼得因此逃出生天。到衡阳本要把师父追赶,脚步慢又被那恶贼羁绾。他戏我沉鱼落雁,他逼我饮酒做欢。回雁楼头身犯险,四下看,竟无人救比丘,好心酸。还是令狐大哥将楼梯登,解危难,不枉我虔心礼佛许多年。可叹他血满身,伤无算,还肯为萍水相逢的去惩恶奸。

定逸(白):好个令狐冲!竟是我误会你了!

天门道人(沉脸,白):他自去救你,何苦伤我师弟?

仪琳(叹,唱):那是恶贼出手,不与恩人相干。令狐大哥将那恶贼骗,说什么“一见尼姑,逢赌必输”,好心烦。田伯光独行江湖要警醒,万不可把尼姑沾。(白)那恶贼左思右想不肯信,却拉着令狐大哥说什么“朋友妻,不可戏”,要放我,(唱)除非是令狐大哥娶我在先。(闻先生怒拍桌,白):好恶贼!(仪琳唱)一计不成生新计,施恩人又把花样翻。他说道天下武功曾有论,他坐着打架把榜眼缨簪。(白)激怒得恶贼与他比拼,哪一个先站起来,屁股离开了椅子,哪一个便算输了。(刘正风点头,白)如此妙计,虽然无赖,却可缠住那田伯光,令得师侄女脱身。(定逸点头,白)不拘小节,有勇有谋。(仪琳白)哪一个输了,便要拜我为师,还要自己做了太监。师父,什么是太监?(定逸一笑,摇手白)这些粗话,以后不要说了。(仪琳白)哎哟,原来这是粗话么?(唱)他二人喝酒斗气比刀剑,我怎能不理不睬怎心安?眼见着恩人身上伤新添,我唯有求观音大士救苦救难。(白)令狐大哥斗不过田伯光,被那恶贼砍得浑身是伤,无法抵挡。那恶贼言道:“你输了!”便欲站起,忽然醒悟,哪一个离开椅子便算输,身子一动,又坐稳了。(众抱憾,齐叹,白)可惜!可惜!(仪琳白)但令狐大哥无法支撑,身子一歪,连人带椅倒在地上,只好爬行。(众白)可叹!可叹!(仪琳白)田伯光见他倒下,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言道:“你坐着打天下第二,爬着打天下第几?”(唱)却不料早已中了孔明计,身离座椅,一招输在奇谋案。(众鼓掌,白)痛快!痛快!

定逸(笑,白):这些市井无赖,这样下三滥的招数都使得出来。那令狐冲虽然趴着,想来椅子还在身上,不算是输。

仪琳(笑,白):正是。那田伯光虽然可恶,说过的话倒是算数的,见自己输了,便破窗而去,放过我了。

余沧海(不以为然,白):然则我徒儿身上现有令狐冲的长剑,确系他所杀,你可赖不掉。

仪琳(白):哪个要赖?那青城派的恶人的确是令狐大哥所杀。

余沧海(跳起,白):好啊!田伯光是恶人,我青城派也是恶人!

定逸(护住仪琳,白):余观主好大的火气!只会吓唬小孩子。

仪琳(白):我在回雁楼头为令狐大哥包扎疗伤,偏那恶人赶上楼来,见了我们,口里不干不净说些难听话,还捏我的脸,调戏于我。令狐大哥将他一脚踢下楼去,还说,这叫做“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那恶人恼羞成怒,奔上楼来一剑刺入令狐大哥心窝,将他杀了!(众怒目向余沧海)令狐大哥弥留之际,向我说,师妹,你可知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何在?(余沧海白)何在?(仪琳摇头,白)那不过是令狐大哥骗那恶人的话,那恶人趋前来听,被令狐大哥一剑刺死,报了自己的仇。(众释然,白)原来如此。

余沧海(白):哼,只怕不尽不实。

刘正风(打圆场,白)哎……(忽二人疾奔而上,扑倒台前)

曲非烟(拍手上,笑白):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哎哟好有趣!(众趋前查看)

余沧海(上前抓住曲非烟,怒白):我青城派哪里得罪了你?

曲非烟(故意大哭,白):哎哟哎哟!爹爹妈妈!(余沧海被迫缩手)

定逸(怒,白):堂堂一派掌门,竟然欺负一个小姑娘!(转头对仪琳)仪琳,你领这个小姑娘外面去玩。(仪琳应,领着曲非烟走远)

曲非烟(白):仪琳姐姐,你好漂亮!

仪琳(白):你识得我?

曲非烟(笑,白):仪琳姐姐,你想不想见令狐大哥?

仪琳(惊呆,白):令狐大哥?他、他已经死了。

曲非烟(白):那你想不想见呢?

仪琳(白):我、我好想能再见他一面。可是……

曲非烟(拉仪琳,下,白 ):随我来。(仪琳随下)

(余沧海已救起地上二人申人俊和吉人通,满场找可疑之人,终于发现了林平之)

余沧海(对林平之,怒,白):青城派和塞北木先生素无瓜葛,不知甚么地方开罪了阁下?

林平之(吓的后退一步,白):塞北木先生?

刘正风(作揖,白):阁下与塞北明驼木大侠如何称呼?

林平之(思索,白):木?我姓林,拆开来,只用一半,恰好诈称木字。(对刘正风)在下……是木大侠的晚辈。(对余沧海)青城派好事多为,木大侠路见不平,自要伸手。他老人家古道热肠,最爱锄强扶弱,又何必管你开罪不开罪于他?

木高峰(拍手,笑,上):好孙儿,替你爷爷在此扬名。(拍林平之数下,震开余沧海)

林平之(突然跪倒,对木高峰磕头):爷爷!孙儿受人欺负,求爷爷主持公道!

余沧海(自语,白):不好,惹到个麻烦人物。这木高峰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木高峰(自语,白):这小子不知是哪里人氏,没好处的事,驼子可不干。

刘正风(自语,白):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江湖事,我是再也不理了!(招呼大家)哎,今日是我金盆洗手的好日子,承蒙各位前辈高人、同道好友们赏脸,同来见证。(米为义端金盆上)放炮!(伸手向金盆内)

(众人拱手,笑白:恭喜!恭喜!)

(内,大喊一声,白:刘正风住手!)(众看去,嵩山派四人上)

史登达(展五色旗,朗声白):刘正风你可认得此旗?

刘正风(恭谨,白):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气,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

史登达(白):知道就好!

刘正风(白):不过在下今日金盆洗手,那便不受盟主旗令约束。请史贤侄转告尊师,刘某不奉旗令,请左师兄恕罪。(伸手向盆内)

史登达(急,白):刘正风结交魔教妖人!我师父传谕:不准你洗手!

刘正风(挺胸,唱):我刘正风一身清白,两袖无碍,从不曾别藏心怀。今日乃是我自家事,需用不着左大盟主另眼待。从此后,我踏出武林弄萧管,管甚么魔教五岳剑派!

史登达(唱):你句句置身事外,我件件分说明白:你与那魔教中人早往来,那曲洋常在你家徘徊。(定逸惊,白)那不是魔教的长老么?

刘正风(唱):我与曲兄相知音,弹琴弄萧图自在,不求闻达问世事,更不曾密谋把正道害。

史登达(唱):你承认结交魔教害正派,快快伏法,与我上嵩山莫见怪。师父说,只要你杀死曲洋明心迹,我们还敬你师叔不见外。

刘正风(怒,唱):我自交友,不劳挂怀。害知音,等衡山崩坏。你暗意将我明心揣,不远送,别再来。

史登达(气急,白):好,好,你不识抬举。来人!(后有嵩山弟子押刘夫人、刘子、刘菁、向大年上)你但说一个不字,我要你全家为魔教填命。

定逸(怒,白):师侄,刘正风固然有错,你以他家人要挟,难道是我正道所为么!(史登达出其不意,一掌打中定逸,定逸吐血)你!好,我上嵩山与你师父理论去!走!(带恒山弟子下)

向大年(白):师父!弟子保护师母不利,已然错了,岂能再要师父为我担忧?(自尽)

刘正风(惊,心疼,唱)大年啊!你入我门时间久,我当你亲子看待。如今撇下老父亲,(转头)史登达,你自思想该是不该。

史登达(挺胸,白):除魔卫道,人人有责。(挥剑杀刘夫人)

刘正风(大惊,白):夫人!

刘菁(唱):爹爹是萧中圣手,曲伯是琴里天才。你们是伯牙子期多豪迈,莫以女儿介怀。

史登达(白):好,我就成全你!(杀刘菁)

曲洋(快步上,打掉史登达手中剑,顿足,唱):哎呀不好,来不及了!(众围上,曲洋忙拉刘正风下)快走快走!(刘正风惊白)曲大哥,你怎么在这里?(随下,众追下)

  评论这张
 
阅读(476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