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戏剧】笑傲江湖 第一本 第一折(完整版)  

2010-11-02 10:46:17|  分类: 攸关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折  灭门

陈七(上,唱):花香熏得人欲醉,猎和风最宜做游侠。福威镖局威名显赫声威大,咱纵猎了鸡兔,少不得归功少东家。(白)今日天清气朗,正是狩猎的好时节。我陈七陪伴少镖头林平之外出狩猎归来,野鸡野兔全无一只,却猎到几只色中饿狼。少镖头首开杀戒,心里正不自在,倘若再被咱们老镖头知道了这件事,只怕少不了一顿打骂。我还是早些回房,免遭牵连。

林平之(上,忧郁状,唱):苦练剑法十数年,一朝放对,吓得我心肝颤。那几个白头巾、短打扮,欺辱少女的外乡人,竟是武艺高强的粗壮汉。我林家仗义行侠是祖训,怎能放任不去管。(白)哪知他力大,将我按在桌上痛打一番。(唱)没奈何,拔短剑,一刺刺得他魂魄散。(白)好吓人呵!(唱)我长了一十九年不曾见!谁与我分忧过这关!抬眼看,爹爹竖起的旗两杆,这乃是江湖地位甚彪悍。左右镖师都熟稔,我不可自乱阵脚要人看扁。挺胸膛往厅上走,(白)打定主意,(唱)只告诉娘亲且把父亲瞒。

林镇南(坐于厅上,见林平之来,以烟袋试探,林平之躲开,但还手迟缓,被林镇南打了个踉跄。林镇南摇头,白)江湖上倘若遇到了劲敌,应变竟也这等迟钝,你这条肩膀还在么?(唱)我们林家三代在福建,赚下个镖局不清闲。我半生只有你一子,千斤重担等你担。(林平之白)是。(转身应招。林镇南开心,白)这才是了。

林平之(白):父亲今日欢喜,敢是又接了大买卖?

林镇南(白):非也,只要咱们镖局子底子硬,大生意怕不上门?怕的倒是大生意来到门前,咱们没本事接。(林平之取出火刀火石,替父亲点着了纸媒)刚才张镖头从湖南送了信来,说道川西(林平之白:川西?)青城派(林平之白:青城?)松风观余观主(林平之白:余观主?),已收了咱们送去的礼物。(林平之白:收了咱们的礼物?)正是。如今你年纪渐渐大了,爹爹挑着的这副重担子,慢慢要移到你肩上,咱们三代走镖,一来仗着你曾祖父当年闯下的威名,二来靠着咱们家传的玩艺儿不算含糊,这成为大江以南首屈一指的大镖局。江湖上提到‘福威镖局’四字,谁都要翘起大拇指,说一声好福气!好威风!(林平之白:孩儿自然知道。)但你不知镖车行走十省,倘若每一趟都得跟人家厮杀较量,哪有这许多性命去拚?就算每一趟都打胜仗,常言道:‘杀敌一千,自伤八百’,镖师若有伤亡,单是给家属抚恤金,所收的镖银便不够使,咱们的家当还有甚么剩的?(林平之白:孩儿谨记)故而这“交情”二字,倒比真刀真枪的功夫还要紧些。这青城派的余观主一向自视甚高,不肯收我的礼,这一次不但收下,还派了四个徒弟前来。(林平之白:是四个不是两个?)(林镇南疑惑)你今日怎么?全无一点气概?

陈七(上,慌张状,白):大事不好!白二死了!

林镇南(大惊,白):却是为何?

陈七(白):不知为何!那白二自陪少镖头打猎回来,并未出门,如今倒在茅厕里,全身一点伤痕也无。

林镇南(放心,白):想是突发急病,着账房按例发放抚恤银子便是了。

(陈七应,下)

林平之(白):咱们走镖,正大光明,又何须打点其他门派?

林镇南(白):和气生财。(话未了)

陈七(上,滑倒):大大大事更不好了!史镖头也死了!

林镇南(惊起,白):可有伤痕?

陈七(白):便是没有伤痕!

林平之(受惊,坐入椅中):四川厉鬼,索命来了!

林镇南(白):究竟何事?

林平之(跪,白):爹爹容禀!(唱)今日天高时气好,我带领着镖师们去猎狍。路经常往的小酒馆,谁知掌柜换人了。那老儿姓萨是本乡人,少小离家归来老。乡音早改鬓毛衰,带来个孙女年正好。我们吃酒谈天本无事,忽闯进两个大汉将那姑娘戏调。我牢记爹爹的教诲要行好,挺身而出救窈窕。那大汉力沉我难抵挡,惊慌失措拔了刀。我本是求生乱出招,谁知那大汉魂断了。(林镇南大惊:你、你杀了人了?)(白)那二人口里常带“龟儿子”,又自称“老子”,(唱)头裹白巾给孔明戴孝。只怕正是青城人,来回礼,未进府门先被我杀了。

林镇南(呆立,白):啊?逆子!(复思索状)不会。青城山言明,四个徒弟来拜会,如今只见二人,不会,不会。(唱)初涉江湖你经验少,镖师们、趟子手,自然打点得好。如今那酒馆如何处?(林平之唱)祖孙二人逃命了。(陈七白)尸首埋在菜园内,(点头)外乡人,无籍所,便官府追不到。儿啊,不要惊慌把气度抛,且随我往菜园去一遭。(下,林平之随下)

陈七(慌张状,白):总镖头句句不怕,我心里鼓槌乱打。不如早收拾了行装,趁乱去吧!(下)

(内,林平之白):啊呀陈七醒醒,陈七醒醒,爹爹,陈七死了!(上,大惊失色,唱)陈七死了!与爹爹往菜园把川人尸验,掘坟茔却只见埋着史镖。左右看见陈七轰然倒毙,爷俩个哪里闻半声惊嚎?白日里打猎去人强马壮,到夜来只剩我孤形影吊。探死因爹爹他把尸剖,剜心肝满手血我哪敢多瞧。快马回家且把娘亲找。(白)娘啊!娘亲在哪里呵!(唱)孩儿魂飞就快把命交。

王夫人(上,疑惑,唱):林家不曾得罪人,为何厨师花匠都断魂?一天不见老爷面,也难商议难动问。(见林平之,惊)见孩儿脸色变,浑不似我金刀门。儿啊,你也是江湖世家数代根,这等形状怎掌门?(林平之唱)怎样形状我都不管,娘亲救命才是真!(王夫人摇头)你又闯祸,打破花盆。凭你去给老爷嗔,(林平之唱)白日打猎杀了人。(王夫人惊,白)怎样杀的?老爷可知?(林平之唱)爹爹自然知,验尸断怨恩。谁料打开坟,埋得不是四川人!咱们已死七八人,个个心胆裂,无伤痕。(王夫人白)可是摧心掌?(林平之白)爹爹也这样说。(唱)青城绝技摧心掌,杀人不留痕。我无意杀了青城子,招惹的仇人来寻。(王夫人白)莫非厨子花匠也是他们所杀?

林镇南(上,忧心状,唱):镖局连死十数人,竟是要灭我林家满门。门派们,弟子争闹也寻常,偶有伤亡哪堪论。这青城与我山高水远本无仇,哪里为一个弟子结大恨?事有蹊跷先避祸,也免得镖局老幼,几十口人命都被困。叫夫人与孩儿快快收拾,上洛阳外公家当可安身。

王夫人(白):不错。我娘家洛阳金刀王家名不虚传,儿啊,你与外公也有数年不见,早该去探望探望。不如我们今夜收拾了,走亲戚去吧!

林平之(挺胸,唱):我一人做一人担,何苦来灭我满门?娘亲且着人将我绑,我自去请罪上青城。(王夫人白)胡说!(唱)你是我心头肉,三代单传林家根,且休把呆话讲,保命存。要灭门,先过我金刀王夫人!

林镇南(唱):敌人未露形,自家已乱纷纷。(白)事发突然,福州与四川,相隔万里,余观主纵然得知门人被杀,也不能插翅飞来。纵然飞来,既不登门兴师问罪,更不问明原委,只是一味残杀无辜。这不是一派掌门所为。只怕内中更有别因。(唱)避锋芒快把细软收拾,早上路何须看时辰。(下,王夫人林平之随下)

林镇南(唱):父子们星夜赶,凄惶偟马蹄翻,凄惶偟马蹄翻。(上。贾人达等二三人押解林镇南一家三口上)才出城把身形陷,昏惨惨被囚拴,昏惨惨被囚拴。幸得镖局上下早遣散,留得青山,青山。

贾人达(白):你少发梦。他们呀,(唱)早被我师父杀干。(林镇南白)你!(贾人达唱)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九省分局都不见!(王夫人唱):你们下毒手害无辜,却是哪路神仙?(贾人达唱)莫问咱,莫怪咱。只恨你自家有宝不肯献,招惹的祸临头,人记掂。(林镇南白)我家难称豪富,又有甚宝?(贾人达白)既如此,你休怪我无情。(唱)一路拷问到四川。

(劳德诺蒙面、岳灵珊扮麻脸上,持剑救人。众人惊慌。)

贾人达(白):什么人?报上名来!(劳德诺杀人不语。)(岳灵珊救下林平之,白)快走!(内有更多人叫喊)什么人来劫林家父子?(贾人达等抓住林镇南夫妇,白)莫要走了林镇南!

劳德诺(悄语岳灵珊,白):莫要节外生枝,既已救下你恩人,我们快走快走。(岳灵珊点头,拉林平之下)(林平之尚呼)爹爹!母亲!(余众押林夫妇下)

  评论这张
 
阅读(50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