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戏剧】笑傲江湖 第一本 第四折 授谱(上)  

2010-11-10 10:57:28|  分类: 攸关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狐冲在台上睡着,仪琳在一旁念经,曲非烟上)

曲非烟(白):唉!果然我爷爷说的不错,这仪琳姐姐什么事情都看不开,是做不得尼姑的。(唱)令狐冲命大身不死,仪琳尼圣手仙药灵。避追杀且将师父远,祈康泰权把观音近。你看她,愁凝眼角情在心,哪里见十年修行?这一回浪子救了命,偷去了心,可怎生回应?从今后打坐要念错了经,功课恐敲乱了罄。光灿灿看彩虹挂天际,哗啦啦听瀑布水连声,只不见菩萨指点迷津,问师父可曾教你灭了心性?我纵是个月老,我便是个红卿,怕也牵不动单头红丝,救不得珈蓝莺莺。(白)仪琳姐姐,令狐大哥性命无碍了。你也歇歇吧。

仪琳(点头,白):是你爷爷救了他一命,我还没有好好的答谢你们祖孙。(唱)则你拉我烟花行,救人命,我感恩不尽。(曲非烟笑)我拉你救人命,往烟花行,你不恼我已领情,说什么感恩不尽。(仪琳)非是毁我修行,非是败我名声,权栖身在群玉院安稳治病。(曲非烟)可惜你五岳剑派不作美,打打杀杀要将你领。倒是多亏了田伯光,引走正派保你声名。(仪琳白)你再莫提那、那人。(唱)只盼令狐大哥得安宁。(白)非非啊,那时吓得我魂飞魄散,可不知怎生才好。

曲非烟(笑,白):还是令狐大哥叫我们躲在被子里才骗过了青城派的余沧海。

仪琳(摇头,白):令狐大哥不惜毁了自己的清白名声,硬说自己在妓院中作怪,从不曾见过你我,方保住我恒山派令誉。这番大恩大德,我粉身难报。

曲非烟(白):如此,姐姐你便在这里报答他,我去寻我爷爷去了。(急下)

仪琳(急追不上,顿足,白):这、这、这便怎么好?(唱)荒山野岭,我出家人怎把病人服侍?回想起初见他卧病榻,命一丝,我不知是悲还是喜,是怕还是惊?悲他伤重难治愈,喜我相逢未死时。怕菩萨怪我意马心猿不虔诚,惊自身何时抛却了矜持?观音啊,你救我恩人发慈悲,更要救我沉沦显神灵。(白)不,不,我不该要求菩萨这么多。(唱)只要保得令狐命,我纵入地狱也甘心。(对天祈祷,白)令狐大哥,你要早些醒转啊!

令狐冲(白):小师妹唤我,我岂敢不快快醒转来?(伸懒腰,坐起)这位恒山派的小师妹,多谢你救我一命。

仪琳(慌乱,稽首,白):令狐大哥,你、你醒转了?

令狐冲(点头):我外搽天香断续胶,内服白云熊胆丸,倘若不速速好起来,岂不是对不起恒山派的灵丹妙药?

仪琳(笑,悄白):他好起来了!好起来了!(唱)偷看他言笑自若映虹彩,耳闻他朗语洪声趁水音。我手足无措难答应,佛祖呵,你何时也讲个笑话助我此情。

令狐冲(唱):这小尼姑脸绯红,内力太轻,难为她侠肝义胆一路救我到如今。(对仪琳行礼)恒山派救死扶伤不虚传,我令狐冲铭感肺腑不忘情。

仪琳(摇手,白):不、不!是非非的爷爷救了你。(唱)我怎么口舌被冻语受冰。(白)令狐大哥,你伤还未好,不要乱动。我、我该去了。(唱)你自养伤到天明。(欲走)

令狐冲(自叹,白):唉!这样好的彩虹,若是灵珊师妹在此,可有多好。

仪琳(停步,唱):他醒转即唤灵珊妹,心中哪有我仪琳。意沉沉举步难,腿僵硬,见不得他满面思真情,惹我泪泠泠。

令狐冲(奇怪,白):咦?小师妹,你哭什么?莫不是怕田伯光?你放心,自此之后,他见到你便要跑得远远的,再也不用怕啦。

仪琳(顿足):谁是你的小师妹?

令狐冲:我们五岳剑派,大家都是师兄弟、师姐妹。

仪琳(自语):呀!我身许佛门,怎可口出此言?(对令狐冲)是我错了。

令狐冲(唱):见她眼角犹带泪,想来是这几日受怕担惊。妙龄女遇恶贼心有余悸,是我思虑不周,需哄得她开怀,才可放心。(做痛苦状)哎呀好苦恼!师妹你且慢行,我这里痛非轻。你送佛送上西,不如讲个笑话分我心。

仪琳(搓手,白):我哪里懂讲笑话?不如说个佛经吧。(唱)佛门度苦厄,也有百喻经。(白)有了一个了。(唱)说的是国王有女才出生,小小婴孩白问不应,国王心急诏御医:我要她速速长大立婷婷。御医只说灵药难寻,接走公主十二龄。一日上殿信口禀,昨日服灵药,公主已立婷婷。

令狐冲(大笑,唱):我看这国王心不急,一等等足十二龄。若是我担这御医职,一日便建功领赏金。(仪琳白)却如何做?(令狐冲唱)请裁缝,度身形,要你裹锻戴金。国王御前慢行礼,“父王,御医神药显通灵”。

仪琳(笑,白):你要我假扮公主?

令狐冲(白):你如此美貌端庄,说是公主哪个不信?

仪琳(羞,跳起,白):哎呀,你说什么?

令狐冲(惊觉,自语):糟糕!令狐冲啊令狐冲,她是佛门子弟,陪着你说笑已然犯了门规,你如何还要出言调笑?总是平日自甘浪子之故。(起身行礼)小师父,我口不择言,还请小师父赎罪。

仪琳(白):你……(外听铿锵音乐声,笑傲江湖曲)那是什么?

令狐冲(撑树枝起,白):走,看看去。

  评论这张
 
阅读(51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