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红楼剧组的日子”  

2009-12-31 15:49:57|  分类: 梦陷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笑言:“你该写本叫做《我在红楼剧组的日子》的书。”我只能“呃……”然后擦着汗逃了。

因为说起来,我在红楼剧组时间虽然不短,但大部分的时候都在K剧本,并不像演员们集训,每天摸爬滚打在一起,有说有笑有打有闹的。我们只是在隔三岔五的开会时候才聚在一起,一边磕着零食一边磕着女孩们的话题。

女孩子凑在一起开会,本来就叽叽喳喳的容易跑题,何况红楼梦又是一部涉猎广泛无所不包的小说。会议桌上极有可能从大观园里的胭脂就说到了时下流行的BB霜,也可能从诗社就聊到了电影……每次都是这么没边没沿的聊着,直到导演来主持会议。

导演在艺术上是个超级严谨的人,对剧本要求之严格,从内容到格式简直到了“锱铢必较”的程度。也所以,我们每次看到导演,她就又瘦了一圈。通常导演给我们开会的时间极其宝贵,我们这群小麻雀这时候才肯闭上嘴,乖乖听正文。偶尔导演有空,也会兴致勃勃的跟我们一起磕零食、磕闲话儿,不过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剧本没讨论完的时候就被各种“不速之客”叫走:“导演,你来看看布景草图?”“导演有空么?服装那边……”“导演,XXX找您。”总之,那段筹备阶段,人人忙碌人人努力,但也不过就是自己眼前的任务而已,导演却是要四处勘察,忙到睡不下吃不着。

这种事,说起来都是很轻松的,真的身临其境才会明白,才会深深的体会到一部大戏的制作是多么的庞大。从筹备到开拍,剧组接连发生好多好事,有人生子有人结婚。乐得导演直说:“咱们这戏真红!”我能体会到导演的压力,但这种压力只能由导演一人承担。比如我们写剧本,前后每集都改过7、8遍,那么服装、布景、美工、灯光、道具、演员……所有这些工作量加在一起,都必须压在导演一个人的身上……唔,这时候就很卑微的想:果然我还是做一个小小的编剧轻松自在啊!

《红楼梦》小说本身,还是从小学时候接触的。那时候正在迷“封神”,老妈拿回套书说:“你看这是什么?”我打开一看,第三回的标题是“贾夫人仙逝扬州城”,扬州城没看见,“贾夫人仙逝”倒是看见了,于是“咦?这不是封神里的黄飞虎夫人么?”然后兴冲冲拿去看了……

这红楼开篇也巧,正是女娲如何如何……我一心一意的照着封神读下去,翻了10页没找着哪吒杨戬姜子牙,当时可是十分的愤怒。眼看这书是看不下去了,突然爷爷发话了:“这《红楼梦》不适合小孩子读,不要看了。”于是我又“咦?不让看?我偏看!”就这么偷着读了一暑假……那种精神,大家可以略想象口袋里塞本漫画、言情、武侠等等等等任何家长禁止你读的东西,然后上课偷看还要小心被老师抓的那种心情。

古人云:“书非借而不能读焉。”真是一点儿都没有云错。简直可以说:“买不如借,借不如偷”了。就这么偷偷读了两遍,心里已经轻轻烙了一个印子了。然后就是无数遍的看电视剧。再然后,高中的时候,我们那里的《今晚报》开始连载《红楼梦真故事》。到了这时,我想,我才略进了红楼的门了。

我上大学的时候,周汝昌先生还没有几个人知道。和室友争辩“红楼究竟结尾如何”时,我总是落于下风的。最常听到的问题之一:“凭什么你说《红楼梦真故事》讲的就是真的?高鹗的就是假的?”——直到现在我相信,依然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只是那时候,这才是主流吧?而作为“非主流”的我,能做出回答的竟然是“因为当我读到红楼某章节的时候,感觉不对,而‘真故事’恰好解答了我的疑惑。”这么“跟着感觉走”的答案……我想,任谁也不能接受吧?

也许是有些赌气,大学的时候很是下力气K了许多红楼的资料,甚至包括一种纸张陈旧泛黄、墨朱两色手书的红楼残本。那时候,红楼像一整个世界一样在我面前展开,而这个世界,是和通行的百二回本完全不同的。那时候,我每天都处于很兴奋、很幸福的状态。

我一直自认为不是个拘泥的人。任何事物总有另一方面可以挖掘,也可以去任意的挖掘。不过,在对待红楼上,直到遇上李少红导演前,我还是过于保守在那些故纸堆里了。刚刚进组的我,有着某种可笑的“高高在上”和“低三下四”并存的思想。我那时固执的认为剧组的人既然没有像我一样翻遍故纸堆,就没资格谈论红楼。但事实上,我大错特错了。

没有什么人能够自信的说“我读透了某本书”,因为即使是作者本身,也会在回看自己作品的时候产生某些疑惑。那么,凭什么我们这些200年后的人可以斩钉截铁的说出“只有我懂红楼,你们都不懂!”这么小孩子气的话来呢?在这方面,李少红导演给了我太大的启迪。

每次谈剧本,特别是进入单人单谈环节后,导演的思路总能令我眼前一亮。读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遍的《红楼梦》,为何我从来没从这个方面去想这件事呢?为何我只拘泥于那些古老的礼法和社会体系呢?

导演说:红楼是青春,里面的男孩女孩和现在的初、高中生没什么分别。我豁然开朗:其实,导演读到了“人”。因为时代背景会变,社会制度会变,上位者会变,唯独人与生俱来的天性不会变。《红楼梦》写的是天性,所以“其实都一样”。我还记得有一次导演讲刘姥姥二进大观园,夸青瓜的细节描写的很好,林黛玉一个撇嘴,描绘出那些少男少女的心情。导演解释:这就好像是一个班级上的同学们,总有这几个走的近那几个凑一堆。众目睽睽,若两个人想多说句话也不行的。又要避着人又不能避着人……嗯,有早恋经历的不妨来此对照。

诸如此类,导演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诠释了《红楼梦》,一个我再白首穷经也找不到的角度。新鲜,有趣,又合情合理。我最爱这种方式,于是,写剧本的那段时间,再一次每天处于兴奋而又幸福的状态里……

跟着李少红导演,除了让我从思想上挣脱了“红学角度”的红楼观点之外,最得益的,还得说“镜头叙事”了。我听过很多人抱怨,说自从当了编剧,写小说的能力直线下降。我也曾经有过这种抱怨。不过,这一次的红楼编剧洗礼,倒让我又进入了一个层次:一个好的编剧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小说家,反正可不尽然。

还记得导演谈到探春治家的一场,批评我说探春的话太集中了。我小声的抗议:书里就是这样的嘛!导演于是耐心的讲(面对我这种小白,她当时心里一定在流血流泪):“我不能让一个镜头对着探春整整10分钟啊!那观众谁受得了?”那场戏我大概一口气写了有20分钟之久,导演真的败了,跟我说,这如果是话剧,一定会是相当出彩的段落,每个人的神态都活现眼前。但是电视剧不同,我们首先要想到的是观众面对的是一个个的镜头,他们没的选择,我们必须充分安排好每一个人的戏份角色。甚至,在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一定要把画面“切”出去,用其他的事情来小小的“破”一下这里的冗长。这些,其实都是做编剧的基本要求,只是我那时深陷在“这是红楼梦”里面,不可自拔。

写剧本,对于节奏的把握是很重要的。同时,因为要顾及在场人的表现,于是不可能集中力气对某一个人、某一件事进行无休止的描写。这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部分。后来,虽然自己回看剧本的时候,总有许多的遗憾,觉得“其实可以写的更灵活些的”,但导演的那种剧本精神我是学到手了。

写剧本写到20个小时不吃不睡不动如山飞快打字的时候,会用喜欢的作家的事迹来鼓励自己:金庸先生和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都是编剧出身,而他们也都是对小说的节奏,场面的设计等等把握的相当到位的大家。这一定受益于他们的编剧磨练。那么,我实在应该庆幸能有这么好的磨练机会啊!

  评论这张
 
阅读(323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