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办公室侠客列传  

2009-12-30 00:07:02|  分类: 也算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宅内院,转过素白的影壁,庭院里赫然现出一口大缸。此缸足有三人合抱之围,却不过及膝高度。缸内八分水满,点缀浮萍。徐具扬抬眼望去,院中青砖铺地,左右厢房门窗紧闭,半分声息不闻。这院落深藏城市中心,四合院建的中规中矩,一丝不苟。偏巧徐具扬也是个半吊子建筑爱好者,翻过数本建筑杂志,看了看院中格局,不免暗地里摇头:“此院建的过于规矩,足见设计师并未精通我泱泱大国建筑之精髓,不过画其形貌而已。”摇头晃脑的发毕感慨,这才抬头去看那正房。正房三间,不算豪阔,却奇峰突起的“长”出一个阁楼来。阁楼不低,不过是个坡顶的跃层。从外面看,窗格百变,不拘一格,与院中之景相差甚远,偏偏又不觉突兀。徐具扬正在赞叹,自廊后绕出一个少女来,向他拱手:“徐先生果然守时,此间主人已经在内相候。”

徐具扬抱拳还礼,随那少女向内走去,一面寻思:都说这“此间主人”家大业大,乃是京城数得上的大商家,但此人深藏不露,江湖传言“从没人见过‘此间主人’的真颜”。偏偏他前年竟透过家人,远上四川,求娶峨嵋派掌门之女为妻。而峨眉掌门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竟连未来女婿的面都没见过,便一口答应下婚事——只提出一个条件:女儿在京城须得“有地方住”。此事轰动江湖,一时间引来无数猜测。大半碌碌之辈都将矛头指向“政治联姻说”,有此联姻,可谓“东西交融”、“南北通透”,单是镖行里每年进贡一项,也够这罗、沈两家吃穿不尽了。未及三月,更有“江湖消息灵通人士”传出消息:“此间主人将亲临巴蜀迎娶新娘!”此间主人之名实在太大,而其神秘面纱又从未揭开过,好事者们此番得着这个准信,如同个个打了三针兴奋剂,摆明狗仔队阵势,日日窥探京川两地,发狠要拍到沈家小姐出阁一幕。这些江湖中人,哪有几个讲究的?有些为了赌一口气,有些则只为了传传八卦,也不管年迈的、有喜的、重病的……一概挤到峨眉山上来了。这件事倒是乐坏了四川省旅游局,眼看淡季都有这么好的成绩,今年四川旅游业绩注定要笑傲全国了,也乐颠颠跑来沈家送贺礼。这么闹嚷嚷折腾了半年,沈大小姐竟然便是岿然不动,京城那边也不见下聘礼来。这可急坏了驻守的狗仔们。后来江湖上盛传,某日中午,心急难耐的众狗仔干脆登门拜访,被沈家热情款待了一顿饺子。谁知吃毕饺子走出大厅,才从一个小保姆口中得知:“小姐已经奔了机场,这会儿多半在飞往京城的路上了。”

这件八卦已经成为江湖人心中“躲避八卦”的经典之作,也使得徐具扬从此更加关注“京城一罗”的动向。上月,他突然接到一封署名“此间主人”的请柬,邀他“过府一叙,有事相商”。措辞貌似客套,内中的傲慢无理实在呼之欲出。徐具扬也是京城八大名捕之一,接了帖子自然心内不爽,倒要看看这此间主人摆的什么阵势。

穿过厅堂,徐具扬不禁暗赞一声:“好个此间主人!”屋内装饰沉稳中透着新鲜,几幅现代派画作与青花古董相得益彰;明式的简约风格家具正好搭配意大利的手工吹制玻璃。主人家不拘一格的风格和雅致的品味在这间厅堂内彰显淋漓。

少女请徐具扬在堂上稍后,自己转过后面去了。徐具扬见她走开,心中更有三分景仰,暗自感慨:“在这浮华尘世,尚有人如此闲情逸致,不使用电话沟通,而是以人传讯。果然好风范啊!”一边想着,一边自转过厅堂,看后院景色。

后跨院花草繁盛,隔出一道青草墙。虽然徐具扬很想知道冬天时分这坠满花朵的草墙会是何等模样,但可惜身边无人相询,只得将到口边的问句又咽了回去。墙后隐约可见二十几个半大孩子“吼吼哈哈”的练拳,并未见着教习。围着院子的是一带裙房,其中一家花店、两间快餐、一间自行车租车行、一间洗衣店和一间挂着“此间武馆”招牌的办公室。这几处皆通着外面,不断有些穿各式各样制服的男女出出入入,如入无人之境。

他正看的出神,忽听背后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这位便是京城名警徐先生么?”徐具扬大惊,他虽着意观察前方,但背后动静从未疏忽,这对于一个高手而言,几乎成为本能反应。但此人直至讲话,竟未露出半点声息,设若他不是抱拳拱手而是手持一只消音手枪,他堂堂京城八大名警之一就真要悄无声息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此人身形甚高,高鼻深目,不似中华血统,可是细观之下,他胸腹间呼吸绵长,显然深得内家之精要。徐具扬抱拳还礼:“这位莫非就是……”话到一半,突然警惕起来:此间主人从不露面,如何今天轻易相见?何况此人虽无形貌口碑传世,好歹也该是个中国人吧?徐具扬一瞬之间脑海中翻过这许多想法,更灵光一闪,将话及时接下去:“……就是府上的大管家?”来人微一颔首,笑道:“不愧是京城名警,果然好判断!在下正是管家亨德利,奉主人命请徐先生移驾工作室详谈。”徐具扬心头一松,暗道:“好险!”若是一开口便认错了主人家,岂不是未见面便先输了一局?

二人边走边聊,这亨得利的中文极其流利地道,细问之下方知,原来他祖籍虽是英吉利,但生在罗家长在京城,乃是一个标准的外白内黄“甜瓜人”。徐具扬觉得有趣,还待追问,二人已走至楼梯口。徐具扬正想看看这中式风格的二楼上是何等布置,谁知亨得利将手朝下一引,当先钻入B1。

楼梯间明亮宽敞,壁上灯火通明,几可与五星级饭店相比。徐具扬渐行向下,虽不敢掉以轻心,却忍不住分神去看那壁间摆设。隔不几步远,壁上便掏出个百宝格,里面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放着些古玩玉器,雅致的紧。及至地下一层,前方豁朗一片广场,左侧远方一间洗车行轰轰作响,紧邻一家宠物用品店,倒也动、静相衬。亨得利引着徐具扬向前走,徐具扬忽然猛醒起一件事:自他踏入罗家以来,真古董假古董见了不少,兵器可一件都没看到!想到这层,不禁背后渗出一层冷汗,越发警醒起来,就连脚下的步子也运上了轻功,如飞鸟凫水般向前滑行。亨得利听出变化,只回身微微一笑,以示“安心”。可他越是表现出英式管家的专业从容,越是在徐具扬的心头压上更多大石——“此间主人到底要干什么?”

走过地下广场的第三组巨型梁柱,洗车行的嘈杂声已近消失,呈现在徐具扬眼前的是一道小巧玲珑的隔音门。徐具扬忍不住挠挠头发,心道:“这是哪门子的工作室?此处地面只怕已经远离罗宅,但又为何相通?罗家一向自诩京门望族,又怎会容许这些闲杂人等在此出没?”他偷眼瞧瞧远处掩映在水泥巨柱后面的洗车行,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亨得利好似见怪不怪,微笑着在门口对讲机上按了一下:“徐先生到了。”

对方并未答言,门却“卡啦”一声,落了锁。亨得利推门而入,仍旧当先领路。这一次,二人又下数层台阶,两壁已无灯火!徐具扬登时警醒起来,掌上暗暗运起了霞蔚功。亨得利轻嗽一声,顶上小灯泡昏然亮起,二人面前竟是一堵光秃秃、斑驳落灰的水泥墙!

前无去路!昏黄的感应灯晃了两晃悄然熄灭!徐具扬将手一张,运起七分霞蔚功,只待对方发难。谁知身后传来“咯咯啦啦”的声响,好似是大门洞开之音。徐具扬正待发作,脑海中一闪念:“大户人家常有暗道机关,兴许这水泥墙后便是‘工作室’也说不一定。”他强压住勒死亨得利的冲动,静待昏黄的小灯泡再度亮起,却见亨得利不知何时已身在他背后三尺之处!徐具扬此惊更胜初见,此时他全神戒备,随时准备暴起发难,而他戒备的对手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了他的攻击范围,以他“京城八大名警”的身份,竟不知京城之内暗藏如此高手,怎不令他心惊胆战?

那亨得利倒是依旧抱持着他地道的英式管家风范,将手向前略加指引——不盈尺之地,竟S弯出了另一道厚重的夹钢铁门!事到此刻,再想退回去毫无疑问便折了名头,徐具扬只得硬着头皮随后跟来。谁知如此一绕再绕,这罗家地下简直如迷宫一般,层层而下,时而行走过一段长廊——廊上颇有火焚痕迹,时而转过一间空房——房内破桌烂椅分明是恶斗留下的残迹。如此兜兜转转,如迷宫般又向下行了数层,徐具扬已知自己距离地面分明已在三、四层之下、数十米之深。终于,亨得利停下脚步,在一道木门前轻叩数声。这木门自徐具扬看来,根本已是年久失修,干裂霉坏。但看亨得利十分郑重,毕恭毕敬的扣了数声门后,便退到一边,他自己也不由得不整整衣襟,躬身相候。

那门后传来一声闷响,听不清是“嗯!”还是“进!”好似那门后之人已有千年未曾与人对话,其声遥远而混沌,浑不似个习武之人。但徐具扬并未掉以轻心,看那亨得利也是一脸无害,还不是个内家高手?这此间主人定是在此闭关已久,绝不可轻忽!当即轻咳一声,双脚一前一后,摆出潜龙勿用的起式,随时准备溜之大吉,手上则恭恭敬敬抱拳拱手,朗声道:“民警徐具扬特来拜会此间主人!”

亨得利将门打开,自己闪去一旁。迎面一间圆屋,灯火通明,屋内装饰典雅华丽,颇有洛可可之风,与屋门外的昏暗狼狈相比,真是天渊之别!圆屋一端,墙上装饰了假窗,窗上亦有风景,都是电子屏幕显示。窗下一张长几,几上文房四宝陈列有序,中央伏着一人。此人随意坐在几前榻上,将头埋进手肘内正自均匀起伏……

亨得利轻嗽一声,恭敬禀报:“徐先生到了。”那人这才“哼”了一声,缓缓伸腰起来,带着一脸显然尚未睡足的疲态揉揉眼睛道:“徐先生在哪里?请坐!”徐具扬此刻双掌内运足的掌力四处窜走,搅得内息乱流,指尖微抖。他连调数次呼吸,方才压下过分的惊愕,勉强开口道:“这、这位女侠莫非就是此间主人?”榻上女子笑眯眯转过身来,打了个哈欠:“这话对,也不对。”

原来令徐具扬惊愕不已的正是他费尽心机想了一路如何对付此间主人,前提都是“他是个男人”。毕竟江湖盛传其人曾亲身迎娶峨眉掌门爱女。就算是门派联姻,峨眉掌门不挑剔对方的长相,好歹总要是个男人吧……然而此刻亨得利恭恭敬敬、费尽力气将他带到此处,竟然见到的是名女子,纵使这女子确实有八分姿色,也难抑他惊噎之情。好在对方并不介意他的失态,理顺长发,嫣然一笑吩咐亨得利道:“快给徐先生倒杯水,别噎坏了。”

徐具扬忙谦了两句,进得门来。亨得利搬过雕花藤椅,徐具扬勉强挨边坐了,暗自吐纳数回,方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这女子称得上是面目姣好、身材玲珑,白净的巴掌小脸上干干净净,星点斑痕不见。女子优雅的以手指圈起几上的小茶杯,“砰”的一声,砸倒在几案角,女子“啊呀”一声,急忙跳起,但杯子已然带翻,连带裙角挂歪了靠枕,靠枕落地又阻了女子落脚之处,女子身子一歪撞上墨水瓶,一瓶古董墨水哗啦流了满桌,什么印花香水纸都不在心疼之列了。一通乒乒乓乓,待亨得利过来收拾了残局下去,已经一小时之后了。

大家相互笑笑,再度落座,那女子并无半分尴尬神色,反而因醒了而显得容光焕发,徐具扬暗自品度,只觉她似又平添了三分光彩。那女子慢条斯理的坐好后,这才缓缓开口:“徐先生,小女并非世人口中所传的‘此间主人’,但若说我是这里的‘此间主人’倒也不错。”徐具扬片刻间没算明白这个绕口令,不禁显得有些呆滞。女子狭促一笑,揭出答案:“小女沈媛,来到京城时日尚短,一切还要仰赖徐先生的照应……”徐具扬不等说完,一拍大腿抢道:“你是峨眉掌门之女!‘此间主人’的夫人!”沈媛点头:“不错,当日我兄弟公子护送我前来完婚时曾言明,‘若无房舍与我姐姐居住,我们绝不停留,当即返程。’想不到‘此间主人’果然买下了这座宅院与我。故此说我是这里的‘此间主人’确不为过。”

徐具扬对江湖掌故尚算熟悉。沈媛口中的“公子”乃是她的双胞胎兄弟沈公子。此人在川内颇有名望,无数无知少女皆口口相传,都将他比的好似潘安再世、勇冠川中。自沈媛看来,若他二人确是双生,则“貌美”可做定论,“武勇”倒要存疑了。

沈媛见徐具扬双眼不离自己身上,也不以为杵,只微笑续道:“小妹初来京城,尚未拜会过这里的诸位长辈。京城乃藏龙卧虎之地,我来了多日已深有所感,不觉愈加惭愧……”徐具扬听她话内之意,颇似要大排筵宴招待京城豪杰,于是不待她说完,主动接下去:“京城之中,各位前辈耄宿的住所在我们各分所皆有备案,沈小姐如需举办什么晚宴之类,在下定能将帖子全数送达。”沈媛笑道:“我知你们八大名警乃是京城最有面子的片儿警。但我今日所请却非此事。”徐具扬闻听一怔,见沈媛笑眯眯含义甚深,急忙老老实实闭了嘴,免得自己再说错什么话丢了京城八大名警的风范。沈媛见他嘴巴张了又合,知道是自己讲话之时了。她也不客气,直入主题:“此番专程请徐先生来,实在是有件大事相求。小女久在川中,不识京城大体,此番既有机缘来此居住,自然要出去见识见识走动走动历练历练……”

徐具扬恍然大悟,终于可以接口:“原来沈小姐是想、是想……找工作啊!”沈媛笑道:“徐先生地面熟人头广,想来能解小女的心愿。此事若成,我这里已然备下厚礼重谢!”说着故意将桌子上的玉山雕龙笔架拿过来赏玩。徐具扬两眼发亮,连连点头:“京城之中,谁敢不卖此间主人的面子?此间大屋又在我的辖区之内,本来已是无上之幸,何况又是沈小姐此间夫人的吩咐,在下更当竭尽全力翻阅宗案,力为沈小姐觅得合意工作……”沈媛挥挥手,阻止他继续胡拽下去,“总之,一切都有劳徐先生了。”便想以此结束这场对话。

但是她忘记了一件事:之前她抓在手中的玉山雕龙笔架尚不曾放回原处,便在她挥手之间,此笔架便脱手而出,直取徐具扬!因她之前对徐具扬的废话多有不耐,挥手时手上便用上了家传的内劲,加上笔山本身又是硬玉质地,密度颇大,体积亦不小,“呼呼”带着风声闪电般向徐具扬飞来。徐具扬究竟是久经沙场,平酒吧、趟贼窝,大小数百战,此刻眼见一物凌空砸来,先不想背后是否有什么阴谋阳谋,急忙吐气吸胸向后便倒,不过迟了半秒,那笔架擦着他耳轮呼啸而过,刮的他左耳生疼。

待他从地上爬起,方看见那笔山早已稳稳的抓在管家亨得利手中。那亨得利还在向他鞠躬道歉:“我家主人与徐先生一见如故,离得近了,才使您防备不及。多有得罪。今后您与我家主人相处日久,自然知道安全距离为何了。”徐具扬面露尴尬,只得抱拳告辞。沈媛仿佛不曾发生过刚才之事,笑吟吟起身相送。

临至门口,徐具扬见那门上贴满现代派画作,正巧遮住破败木门,那个在心内盘旋多时的问题禁不住脱口而出:“此间主人家大业大,即便是此间宅子也是为沈小姐单独另购,缘何却将个工作室弄到如此之深的地下?难道沈小姐每日都要不辞辛劳从华屋穿梭而来?”

沈媛笑道:“你说你来时候见到的那些工厂、商店么?那都是此间主人旗下的产业。至于我,我走这边电梯直达的。”说完对着徐具扬拱了拱手,走进房间深处按了个按钮,只听“叮”的一声,一道电梯门无声滑开。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