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拜月记四  

2009-12-30 00:00:03|  分类: 也算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1

纤细素白的手指灵活的摆弄着树叶间的美人豹,这是苏眉最爱的一只胸针:通体铂金、碎钻镶嵌加上血红色的宝石眼,这只豹子微张着下颌屈身欲奔。苏眉在树叶间将它旋来旋去,看流光溢彩飞散全身。红石榴丝缎礼服裙简洁贴身,映衬着皮肤一如丝缎般放出光来。指尖划过那些花花草草飞虫走兽,苏眉望向穿衣镜中的自己,“今天的妆,略有点艳了。”她心里下了这样的判断后,将那只豹子扔回了花盆:“今晚,我要做个自负的女人。”她昂起下巴,轻语。

临走吃些糕饼喝点茶,才不会在晚宴上像几天没见过吃的一样狂吃猛塞有失风度。放下茶杯,时间尚早,环顾这一方斗室,要不了两年,苏眉就不会在这间房子里再孤单的独自啃着冷蛋糕。米莲达最擅长的家常小炒便是她爱吃麻婆豆腐和干煸牛肉条。两个女人常常在敞开式厨房里搞得烟尘滚滚,叽叽喳喳将拙劣的菜品努力摆出精美的形状,再做出优雅的样子相互推搡着强塞进对方的口中。不管菜如何,汤如何,茶如何,她们每一顿都能吃出更新的“花色”和“创新”。

闹的够了,米莲达揉着笑痛的双颊倒进沙发里,举起素白无痕的咖啡杯上下端详。这个房子的不协调始终困扰着这个大眼美女,与其说是“强烈的好奇”不如直接用“ 八卦”来形容更确切些。“苏姐,”她问,“怎么没买套好点的骨瓷杯?”说着,眼光自然的便落在落地窗前的一株高大绿植上。这株“富贵竹”比站在它旁边的苏眉略高些,通体光华灿烂的缀满了Cartier、Van Cleef & Arpels、Bvlgari的宝石。小小的客厅勿需强烈的灯光便被它们折射出的闪烁光影充满了。米莲达的意思很明白:以苏眉的能力,实在不必“委屈”使用这种随地可见的家当。

苏眉咂一口超市的咖啡,沉吟良久,似乎在权衡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从她的眼神中,米莲达完全无法判断出她在思索什么。事实上,她挑中米莲达到如今已经三年多时光了,在苏眉的安排下,这姑娘“换”过两份工作,每一份都做得极为出色。然而作为她最出色的合作伙伴,米莲达却始终无法摸透她的上司兼好友。但是,“这毕竟是唯二能进入这方小天地的人之一啊!”苏眉心里有些感慨起来。

“我以前认识一个女孩。”苏眉讲,“她就是个品牌狂。”她顿了下,决定讲下去。“虽然收入不高,但还是怀揣着对奢侈品的梦想每天研习各种高档杂志和一些专业网站书籍。我记得,她整整俭省了一年,除了阔绰的购买各种昂贵的杂志之外,她几乎吝啬的使人发狂。为了保持身材,很便宜的馒头说不能啃的,于是她每天就只吃些泡面、咸菜、青菜汤什么的……连水果都不肯买。那是整整一年的时间啊!”苏眉沉默下去,显然她陷进了深深的回忆里。

米莲达想象着一个内心充实着不切实际的幻想、面黄肌瘦的女孩子,脱下上班的制服,幸福的蜷缩在肮脏灰暗的厨房里熬着清汤寡水的菜汤……“那是整整一年啊!”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上班?”她灵光一闪,问:“那么她平时穿些什么呢?这么讲究的女孩子。”

四·2

“这也是她最头疼的事情啊!”苏眉望向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彩色的流光映在她脸上,流转不定。“昂贵的奢华品牌不是她这样的小白领可以消费的。她不得不匀出大半时间逛店,想方设法把几千块一件的‘寒酸’衣服搭配的更为得体——最要命的是,她还要努力的攒钱,橱窗里小巧精致的提包正向她微笑。所以衣服要少买,配饰也不可多……她只能穷尽思路与想象力的变换着手中的‘资源’,让自己每天都能有不同款式的‘新衣’穿。这么说来,那一年她已几乎进化成一个完美的时尚杂志编辑水准。但她的目的却如此单纯:仅仅为了买到一只LV皮包而已。终于有一天,她的账户上真的达到了五位数的存款——你真的很难去想象,她是怎么拖着虚脱的双腿欢快的跑出ATM亭,在飞扬的大雪中尖叫着,将自己的破布袋抛向天际。”

“我能。”米莲达在心里说,她甚至开始怀疑苏眉是否在更早之前便识得了她。“我能想象。”她重复,在心里。

“然而LV的店员似乎并不那么友好,她们并不同情或者欣赏她,她们只是轻蔑的打量了她的衣着,便缩的远远的等待她自动消失。当然她没有。她昂首挺胸,指着自己在橱窗里在杂志上看过千万遍的那款皮包,尽量声色不动的‘请’店员帮她包好。于是店员走上来,冷冷的报上价钱——当然这个数字在这兴奋的女孩子心中早已萦绕了无数次,看她付了款,迅捷无比的打好包装,将这依然昂扬的家伙送出门去,仿佛多耽搁一秒钟就会沾惹上穷气似的。她自己却毫无知觉,背起新包就上了公交车。”

米莲达的脑海中始终跟随那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子在行走着,忽然眼前出现了既不协调的一幕:一个面有菜色的瘦弱年轻女孩爬上了一辆装载着各色平头百姓的公交车,朴素的衣摺下压着货真价实的皮质LV……“噗!”米莲达忍不住,差点将口中的那点茶喷了出来。但透过树叶与珠宝的影子,她看不到讲故事的人脸上出现任何鄙夷或者讽刺的表情,于是硬生生咽回了那口已没过唇边的茶,凝神细听。

“她昂首挺胸的登上公车,以为迎接她的会是钦慕艳羡的目光。然而撞入她热情视野的第一件物事竟然就是司机正在拿起的茶缸,和印着coach花纹的茶缸的杯套。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身体的热量全速消失,心脏比车外的寒冬还要冰冷。失去力量的女孩子下意识的扫视了车厢内部——和天气一样冷漠的眼神同样回扫过她,没有人表示惊诧或者羡慕,如同焦躁的司机一样,他们只是投来恼怒的目光,怪她为何不动作快一点上车。她有些踉跄的再踏上一级台阶,好像被人抽去了骨髓般的软弱无力。那些买菜大妈、接孩子的奶奶们手中的cucci、LV、fendi……仿佛在嘲笑她的无知。虽然每天每天,她都穿行在这些人之间,但骄傲的女孩从没留意过身边人的穿戴,直到此刻。她想冲过去,指出每一个人手中仿冒品的致命点,她想抄起司机的茶缸扔出窗外告诉他请不要丢人coach没做过这种东西,只怕司机会先将她整个丢下车让她学会保持冷静,她想对着离她最近的大妈吼:fendi的花纹其实不是这样的!但想来大妈回复她的只能是莫名其妙的眼神加一句‘番地是什么?地瓜么?’经过瞬间的清醒,她猛悟这不是她的世界,从来都不是。”

 

四·3

讲故事的人似乎觉得站累了,顺势坐在了落地窗前的一片毛皮地毯,虽然在听故事的人眼中,更像是倾颓的歪倒下去。“女孩的骄傲不介意那些‘不入流’的街头民众的‘侮辱’,她要带着她的骄傲让公司里那些平日尖酸刻薄的小姐们闭嘴!也许真是老天弄人吧?说不清,总之,她的皮包一露面立刻遭到了围攻,同事们以无比肯定而且恳切的眼神求教她‘从哪里买来这么逼真的假包’……那份认真,绝没包含任何讽刺或者贬低的意味,仅仅是友好的表达她们对她购物能力的恭维和赞美。她们叽叽喳喳的围绕着‘多少钱足够买到如此仿真的包’之类的问题自顾自的去讨论,至于快要吐血的女孩本身,她们也快要忽略了吧?”

大路上的车灯晃过窗口,已转为淡如散粉的光影,苏眉朝下面望望,好像开始痴迷那摊红红黄黄的光带,好像被彩妆师搅的一团糟的油彩盘一样丢弃在城市的中央。听故事的人认为她有必要提醒对方不要在八卦讲一半的时候陷入无止境的沉思,特别是对于敏感又执着的女人来说。

“咳!”她故意咳得很不自然。

“那个……当然,受到强烈打击的女孩并不承认这是她的失败,她只是在心里更加轻视围绕在她周边的人群,而她是那么的卓尔不群。”苏眉换个姿势,尽量面对着倾听者,和缓的叙述起来,“所以当她看到房东带着些人来看她住的房子的时候,她愤怒的把lv砸在房东的胸前,告诉他这顶1年的租金。而房东只是嗅了嗅皮革的味道,冷冷的要她搬走。”苏眉的口气亦是冷冷的不带温度,这使得米莲达开始怀疑故事中的女孩是否认真的得罪过她的老板兼好友?“不过,女孩子始终咬牙坚持着,只有几天而已,就是公司的年会了。那时候全世界的目光都会聚集在她的身上,在觥筹交错的舞厅里,在那些平日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大人物’们面前,终于有她扬眉吐气的机会!”

米莲达忽然有些不忍听下去,轻叹:“但是,那些人并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或者说,根本不认为这是什么‘机会’吧?”

“应该叫做‘无视’吧?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金领们,狠狠的忽视了她,和她的LV。”苏眉现出一抹惨笑——米莲达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她很确定。“也难怪,在众多染色的PU、闪亮的漆皮、甚至编织袋的包围下,她那只小小的入门级真皮皮包,就像个乡下老婆子乍染了满头的金发卷一样可笑而没·有·品·味!”

米莲达没有笑,尽管她很想。以今天的优秀高管而言,她毫无疑问也是每一次宴会上忽视工作人员衣着打扮的一员,但她忽然忆起了曾经的自己怎样为了第一场突如其来的宴会精心准备了三晚,倾尽所有。

“绝望的女孩子冲出门去,不顾背后的呼喊声——也许这是她唯一一次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吧?她因此失去了上司的青睐,甚至工作。被房东赶出家门的时候,她几乎什么都没剩下,就只是那只lv皮包……那一年,过年的气氛真好啊!”苏眉忽然感慨起来,眼神越发的迷离。

“后来呢?”声音有些许的颤抖,米莲达的内心开始隐隐有种极度的不安。

 

四·4

“后来?后来她就在欢乐的气氛中抱着她的lv在大街上冻饿而死了。”讲故事的人瞬间恢复了神采,笑了。

 

苏眉洗好茶杯,补好唇妆,拉开卧室衣柜的抽屉。整整齐齐,三排各式各样的顶级包款呈现在主人眼前。主人的手越过角落里一只小小的lv真皮包,取了最新款Tod's在身上比对。“风格有些不搭。”眉头皱了又舒,“但是这样才好。”

这是三年一度业界论坛的聚首,牵头人自然是几家业界公认的巨头,比如苏眉所在的华明有限。其他大大小小的公司也都努力的挤入一席之地。人头攒动中,吕慕枫僵着笑容迟疑的移动步伐,眼神里分明在追寻某个身影,一个这个宴会必然会出现的抢眼身影。

那个身影此刻正为了应酬行业内外嗅觉敏感的媒体杂志们以及来了解行情的潜在大客户们而忙忙碌碌。一抹亮眼的红流动在保守的黑色礼服与闪烁饰品间,华丽优雅而深沉。转过头,苏眉瞥见了层层人墙后方的有些不知所措的吕慕枫,点头微笑。每次见到他,这名被救者永远不知道该用微笑以外的什么表情对待他。而她的恩人,也永远是低下头,转过身去,好似从来不曾认识过她。

越过吕慕枫的肩膀,苏眉见到了高大英俊的艾斯陪同着老板刘铭穿梭其中。“虽然只是几百万的项目,”苏眉咬牙,想,“对自己来说毕竟是个不小的开头。”于是她礼貌的抛弃了围绕她的蜂蝶们,直取艾斯。

“艾经理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吧?”

埋头理名片的艾斯猛然抬头,瞬间换上了职业微笑:“哟!苏小姐,这才几天不见,哪里是好久?”

苏眉也笑了,笑的妩媚而灿烂,她故意摆弄了下自己的腰肢,“无意”中介入他与上司之间的空隙。“明天周日,艾经理可有时间陪陪我?”

艾斯的眼神好似会转弯似的,绕过苏眉的杨柳细腰,观察他老板的表情,结果只碰到贸然闯来的吕慕枫。至于刘铭,早已消失在转弯处的杯塔后,与妙龄少女“谈笑风生”去了。标准的商业人那脸上的笑颜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动摇,恭谨的态度令苏眉怀疑他是否罩了张人皮面具。“明天不行哟!好些事情没处理完呢。”

“公司的事情?”苏眉跟上。

“私事。”艾斯的眼神朦胧暧昧起来。

这使得苏眉反而难以追问下去,在接触不深的情况下贸然八卦,是十分不智的举动。何况这艾斯看起来的确一脸桃花劫。她只能轻描淡写的给自己圆过去:“也对,今天忙了一天,明天自然要陪陪夫人了。”她说了这句话,眼睛用力掀动着对方的微笑面具,即使久历沙场如她,也看不透眼前这礼貌的微笑。但忽然,她发现艾斯的职业笑容显出一丝松动,透过皮肉深处,有那么半分“你没猜中”的得意泄露出来。看惯了商场上追美逐色的苏眉,反心头松懈下来,暗暗摇头:“也不过如此。”

艾斯目送摇动的红裙摆走远后,脸上的笑容丝毫未退,顺手递了杯香槟与一旁呆立无言的吕慕枫:“别看了,老兄,她不是你的。”不理会对方愠怒的杀气,好整以暇的艾斯偏要在对方的心头补上一剑:“她瞧上的是我。”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