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拜月记(一)  

2009-12-29 23:38:32|  分类: 也算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1

    从有会议桌的那天开始,人类就学着将争斗从剑底转向笑容的深处。“今天也不例外。”苏眉安静的坐在老板的身边,想。
    这个项目对于号称“行业龙头”的华明集团来说,本不是什么值得华大老板亲自出马的大事,但对于首次过手百万级别的苏眉来说,这一次无疑是个严峻的挑战。冲在第一线的销售部高级经理佟新旭与技术支持周扬对这种“微妙”的办公室关系心照不宣,大刀阔斧的将谈判的一切准备工作完成的妥妥帖帖——如今两张脸笑没了四只眼睛正细细的和甲方的老板解说技术细节。
    “接近十分钟了。”苏眉百无聊赖的瞄了眼手机,脑子里倒是没闲着,“对着大BOSS絮叨这些不着四六的玩意儿整整十分钟……对方还真给面子阿!”若不是看在一片“欢笑热烈”的谈判气氛下,就连苏眉也要爆打几个大大的哈欠了。总算老佟脑筋转的快,将后面厚厚一摞图纸卷起,笑说:“总之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基本概念就是这些了,刘总看看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瘦长的会议桌顶端,那个被称为“刘总”的精干中年人打着哈哈将手机放去了一边:“很好,很好。两位辛苦了,一会儿和我们的业务部门具体再商讨。咱们现在就开门见山吧,我和你们华总也不见外,聊聊。”边说,刘铭边给出了一个鼓励的手势。佟新旭怎不明白这是 “你们要多少钱?”的官样表示?只是如今钦点的大将尚在,还轮不到他开口。
    苏眉左右一瞥,忙略前趋了身子,轻启樱唇:“关于费用问题,像您看见的,我们的技术人员从技术角度就已经绝对是尽全力做到‘物美价廉’了……”
    刘铭微笑着插话进来:“那么,是多少呢?华总也在这里,有话就直说嘛。”
    苏眉妩媚的一笑,终于找到了机会清了清喉咙——十几分钟不曾讲话,她已经感觉到适才的沙哑音调影响了发挥。“刘总,既然您这么痛快,又和我们华总这么铁。那我还说什么呢?85折,680万。”
    刘铭的眉头微微攒起几道陇沟,又不经意的展平。“85折?华老哥你带出来的人真是越来越会做生意了。”
    华图雄虽然年纪不算小,但在这些后来居上的成功后辈面前却依然保持着谦谨的态度,将发福的身子略略前倾,慢慢说着:“大伙儿赏脸。”便又向后倚过去。
    刘铭便点了头,转向苏眉:“一口价,500万。”
    苏眉做出吃惊不小的样子,心中已在飞速计算:“这个项目刨除技术成本大的小的一家老小的‘饭钱’加上一部分耗材折损各种税金公关费……只要控制在300万内就能保平争胜。划得来。”于是当即做出一付满怀委屈的形状嘟起小嘴:“刘总才真会做生意,我说句不好听的,您是仗着跟我们华总无所谓,我们底下办事的又不能拦着您跟华总的交情不是?”虽是微微责备的口气,那脸上却已漾开了笑容,“630。您就当赏我们办事的一个脸面吧?”
    刘铭真的笑起来,他开始喜欢这个相貌平平的小美人了,于是很痛快地点了头:“550。就这样吧!” 苏眉明白,谈判已经结束,于是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将手上已经很可怜的手机链又努力的蹂躏了一回后,才咬着嘴唇点了头。
    刘铭嘿嘿而笑,扶桌而起,这才将目光投向了镇定自若的华图雄:“走吧老哥?细节上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慢慢讨论吧。”
    华图雄亦起身:“好啊,总要给孩子们一个发挥的空间嘛!”
    这句话有效的阻止了苏眉习惯性的起身同行——她已经不声不响的替上司打点好了笔记本、手机和茶杯,尽到了一个秘书应有的职责。但她终于在起立的瞬间醒悟此刻自己已经是本项目的“负责人”,理应“率队”留下,继续“细节谈判”。于是不得不留恋的目送着上司与对方的老板谈笑风生的走向另一个自己更为熟悉的战场 ——饭桌。

 

一·2

    佟新旭很不喜欢,严重一点,是很厌恶这样的谈判氛围。对于大老板已经拍板的事情,下面的人就应当要有一种“得混且混”的态度才对。然而对方的市场部经理显然并没有“死上班族”的倦怠和失意,在例行公事的寒暄之后,这个叫做艾斯的男人就像一个网游狂刚刚打开山口山一样,摩拳擦掌,双眼放光。他们摊开满桌子的设计图纸,坐在他身边的周扬极力想从那摊设计稿中争夺更大的地盘,但总被艾斯一寸一寸的吞噬掉。
    “我听说这部分即使不实现也不影响整体效果?”艾斯微笑着又将手指向前方伸展了几分。
    周扬的额头上已经没有了冷汗,他现在只有快要压抑不住的愤怒:“是!不影响。但是这样难道不是残次品么?!”
    艾斯正待优雅的回驳,苏眉的肚子便很合时宜的发出了“咕噜噜”的求救声。于是苏眉捂着胃,低垂着眉眼,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到楼下茶餐厅吃点什么吧,这些东西一时也理不清,不如明天我们慢慢再聊。我也是头一天来你们这里,不如我做东……”就在她话音将落未落的一瞬间,她清楚地看见艾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通常代表“狡诈”的光彩,然后听到他说:“我们大老爷们倒无所谓,饿坏了这位小姐那怎么行?”边说,边起身至会议室门口处——那里放着咖啡壶以及,数块蛋糕小点——“苏小姐是吧?你们女孩子都爱吃这种东西。来来来,别饿坏了。至于我们就算了,大家把合同细化完成了,我今儿才睡得好觉。”
    会议室瞬时之间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沉寂。落地的大玻璃窗外,城市的夜如同最上等的缀满红红黄黄的黑色天鹅绒幕布一般沉沉的铺过来。苏眉的背后,轻薄的玻璃门后如同眼前的夜幕一样陷入了死寂,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就连原本手中甩动着链锁远远盯着会议室的后勤大妈也放弃了。只有这间通透的会议室内,还在继续着艾斯一个人的表演。他看上去如此热衷一点一滴的打磨对方的气势,神采飞扬的掐灭他们最后的自信心。苏眉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块明显是早有所备的“分享装”巧克力,几乎“噗”的一声笑出来,禁不住认认真真的打量起这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来了:他不算个正统的美男子,但端端方方的五官应该算得各位相亲准岳母的最爱。看他热情分发那四、五块指头大巧克力的神情,好似在宴请鱼翅鲍鱼饭一般诚恳,苏眉也开始探不清这个男人训练有素的笑容背后是否当真有意完成这宗生意?“有点意思。”苏眉的内心,开始对这个原本陌生的男人发生了一点点兴趣。
    就在艾斯第无数次打垮了老佟、将设计稿又翻过一页之后,550万的总款项已经变成了380万。苏眉放下了手机,无论如何,作为销售部出身的她还没有宽容到可以容忍对方踩到自己底线来的份上。“艾经理还真敬业呢。”她决定亲自出手了。

 

一·3

   艾斯转向她,似乎对这场主将大战已等的不耐。“哪里哪里,本分么。”
    “你这样技术那边可就没法吃饭了。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我们在两位老总面前可都没办法交待阿。”
    艾斯像只觅食的猫一样向桌前扑了几分,“所以我也不想出什么差错阿。苏小姐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技术这块也要把关的吧?”
    “我可不负责跟弟兄们解释这顿喝粥的问题。”苏眉抿着小嘴向后靠去,“负责和技术人员沟通的还是周经理。”说着,她用下巴尖指向了已经灰败着脸、气饱肚的周扬。
    艾斯于是立即转移了攻击目标,将身体如蛇般缩回,笑眯眯的望着他的同桌:“周经理的意思是?”
    周扬并非没出过会议场面,但却从未碰到过这样的对手,在这个俊朗的年轻人心中,其实已经开始放弃这单生意了。他揉着凝成一团的胃,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狂躁:“我?你们刘总既然说了,就按刘总的意思办。我们技术这块保证保质保量,你前面说的那些地方我们也肯定都给完成了。最后出来的才不会让人看出毛病来!成天让人指指戳戳,这个对我们技术人员来说也是个耻辱不是?”
    含笑不答。
    老佟并不想让事情闹僵,尽管他现在的心情也极度灰败。他想起确定这个项目时,他终于一扫几个月来本组人“小活不断,大活不转”的阴霾,甚至孩子气的带着队伍去吃饭,招摇过市的从每一个组的门前走过。他许下承若,加薪奖金。然则,如今面前这个慢条斯理啃着巧克力的男人彻底毁了他在团队中的威信、士气以及一切。“但即便如此,”他咬着牙想,听见了心内泣血的声音,“这一单是不能丢的。”于是他隔着桌子伸出手去,示意拦下周扬的“无理”,并挤出一丝微笑,说: “周经理的意思呢,技术人员的确辛苦,这样吧,我们尽量做到天衣无缝,不能让人说闲话对吧?但是艾经理这边呢……”
    话未落音,桌上传来悦耳的玲音。几个人下意识的都看向自己的手机,最后艾斯睁开了一直眯着的双眼,接起电话:“喂?老婆。什么你到楼下了?”
    这句话对于谈判桌上已经筋疲力竭的另外三个人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老佟看了眼苏眉扔在桌上的轻薄手机,暗暗向她挑了大指,三个小时来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虽然逃跑不是件光彩的事,但中场休息重新制订对战方针却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然而艾斯接下来的两句话实在连苏眉也彻底的打击倒了:“阿,你在楼下那家咖啡厅里等我一下,我这开完会就走。吃什么随便点嘛!”苏眉看着他挂断电话,从心底开始意识到这个人的不可战胜,于是,她趁对方开口之前向老佟瞟了一眼。
    老佟很自然的站了起来:“艾经理,他俩都不抽烟,走,咱俩人外头抽根烟去。”似乎还生恐对方不明白,加了句:“单聊聊。”
    艾斯的眼睛再次眯成了一条线,他扫视全场,似乎想从中挖出什么更深层的内容来,但终于还是揣起打火机和老佟出了门。

 

一·4

    苏眉回转身去,看向黑暗的、无尽的办公区的尽头。那里的静谧一如一分钟之前,甚至看不到一丝一缕的烟雾飘来。周扬锁着眉,显出些许坐立不安的神情,不免尴尬的笑起来:“你说,他们这次能谈到多少?”
    苏眉知道他指得是回扣——给艾斯的回扣。一个尽职尽责到令人发指的办事人员,他所期待的还能是什么呢?这几乎已经成为销售人员的共识,甚至,是所有人的共识。她当然不会透露给一个技术部门经理这次的底线究为几何,但这种微妙的等待时期总要说些什么才好让自己安定下来。“哎!这种事……”苏眉玩弄着手机,脸色转成一百分的坚定,“我相信老佟的。”
    手机在寂静之中响起,显得格外刺耳。这个铃声是苏眉为了老板专设的,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按下了通话健。
    对面传来的是欢声不断的饭桌荤笑话和她老板的开怀大笑:“怎么样了?我们马上要去皇家俱乐部。你直接过来吧。”
    “华总。”苏眉似乎难以面对如此信任她的老板,“出了点岔子,还在谈。我会搞定的,相信我。一会儿不能陪您了。”
    华图雄毫无疑问的意外了,他的笑容僵在半空,使人怀疑他是否被送来的账单数字吓到。刘铭依然谈笑风生,并不介意他的一时“失态”。但对于华图雄来说,这个人的笑容现在看上去已经远远不及半分钟之前那样亲切了。

    老佟与艾斯的私人谈判其实持续的时间很短,抛去走路、递烟、寒暄、绕弯子等等,苏眉估计他们最多只接触了三句话左右的实质性内容。接着就听到遥远的黑暗的中爆发出了艾斯的怒吼:“你当我什么人!我有良心的!”随着皮鞋的响亮,艾斯踏着义正辞严的步伐满面怒容走回来,后面则跟着脸色铁青的老佟。他们依旧坐回原位,苏眉以眼神尽力安抚着老佟,她知道今天的对手实在特殊,这样的失败不是老佟的错。当她回过头来,对上周扬的目光,她看到他脸上尴尬大于惊愕的表情,相信自己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就是这样三张大败亏输的面孔,还要继续着讨价还价的征程……“造孽啊!”不知为何,苏眉心里忽然有点想哭。
    想归想,该做的事还要继续做。老佟和周扬都败的很彻底,现在他们只能依靠苏眉了。
    “艾经理,”苏眉不得不装出不经意的样子,“抽根烟嘛,老佟怎么得罪您了?”
    艾斯挑起漂亮的双眉,怒气看来尚未完全消散,他认真的打量起面前的年轻女子:不算标准意义上的美貌,但的确有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风情。通常这样的女子,一定是陪侍在大老板身边的花瓶,而不是坐在这里,陪三个大男人磨牙到深夜。“苏小姐哪里人呀?”
    这是一种讯号!对于苏眉来说,任何偏离主题的谈话都是一种讯号,只在于她能否把握。“你猜?”她故作调皮的歪了歪头。
    这座城市里的夜晚许多时候并不像人们所描述的那样灯火绚烂,但确实纸醉金迷。那些著名的夜店藏身在最繁华的角落,使嗅名逐奇者总能无功而返,富翁豪客便可安心痛享美女佳酿。所谓的华灯满长街,不过是打工者们阴郁而变幻不定的心情。
    苏眉站在这栋著名的大楼之下,抬头看着这灰扑扑的建筑并未如它初建时所言“为城市增添一抹亮色”,倒是21层上那盏苍白的灯隐约映照着两个叠在一起的身影,缠绵无尽——十分钟之前那里还是一个弥漫着数字、材料、与虚情假意的战场。她于是将目光放去更遥远的星空,虽然那里远不如城市的灯火明亮醒目,甚至无法分辨闪亮的究竟是点点星光还是过路飞机,苏眉依然看过去,对着那片未知之域,也许是她最放松的时候。
    十分钟之前,他们离开这栋大楼,老佟和周扬黑着脸扬手打车时,苏眉轻轻说了句:“你们先走吧,我想静一会儿。”二人便对了眼光,十分默契的将她一个孤身女子丢在城市的夜色中了。正如公司里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那样,不过十分钟而已,一辆白色的宝马悄无声息的停在她的身边……
    华图雄体贴的取了水和纸巾出来,被苏眉推掉。
    “怎样?”
    “430,我们尽力了。”苏眉始终望着遥远的星河,她是真的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那里又该有多远。
    华图雄点头,甚至没听到一声叹息:“这件事回头慢慢查,”他轻握住苏眉的手,没有拒绝——这种时候,司机从来可以被当作汽车配件的一部分予以忽略,“不怪你们。”
    苏眉咬着下唇看向车外,良久方说:“这件事看来很麻烦,如果需要的话……”
    华图雄不容她说完,手上一紧,捏的她有些痛。“不需要!任何时候都不许!”
    于是,回来的路上车内陷入了一种奇妙氛围的沉静。午夜的轿车行驶在宽阔的路面上一扫白天堵车的焦躁,苏眉开了车窗,想象自己长发飘散出去仿佛正在旷野兜风。而华图雄看着她陶醉的神态,心底里开始凝聚起一个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设想。
    “我到了。”这是苏眉今夜说的第三句话,听上去有些冷淡。
    华图雄终于叹出声来:“你,帮我一个忙。”
    “您说的,我一定照做。”还是那样轻轻柔柔,不温不火。
    “我需要几个人,在咱们主要竞争对手和客户那里都放进去。而这些人,我希望由你来负责。”
    眼光一闪:“商业间谍?”
    “不。”华图雄为自己的想法甚至有些骄傲起来,“我希望他们能有更好听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