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舒卷·幽人栖巘

 
 
 

日志

 
 
关于我

新版《红楼梦》编剧。资深商业动画策划。 家庭主妇。

网易考拉推荐

某年,十一月朔日,夜  

2009-12-29 22:41:16|  分类: 攸关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朔风刺骨。虽只登高时气,关上已是风过如刀。这“两山夹一关”的景致虽然雄奇,却又平添了无边煞气。自关上望去,大道虽阔,却依然被两峰相挤,直令人透不过气来。这大道消失的转弯处,一面是丈许高光滑的石壁,一面却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记得当年王嫱于大漠中回首慨叹:“玉门关,太小了!”而今我立于此关之上,于轻扣城砖之际,又能否道一声:“雁门关,太窄了!”呢?

      冷风夹着一阵阵轻啸而来。你也受不住这冷,说“刺心”。于是,挽着我下城来了。

      悬崖前,两截断剑、一道拖痕,——那斑驳的暗红,是血么?沿着这将被尘土尽掩的点点滴滴,一步步捱到崖边。只是云封雾锁,见到的唯有哀哀衰草,听到的唯有啾啾雁鸣。阴风起处,脚下一软,我已无可救药的跪了下去。

      “快瞧,萧峰和阿朱!”——我大惊回头,却只见你笑吟吟指着那片石壁。石壁上本就被刀劈斧皴的满是伤痕,却更添上十数枚触目惊心的血掌印,还有无数斑驳飞溅的血滴。

      “人呢?”你不答,只以手抚弄石壁旁的那颗花树。茎叶婆娑,更掩不了一段傲骨;枝干挺拔,也遮不住十分妩媚。于是我们相视一笑,入关来了。

      一路南下,途经少林时,你问,要不要进去看看。想到萧峰豪饮怒喝之院依旧萧索空荡、慷慨陈辞之阁仍归寂寥无音,难免忍泪挥袖道:“走吧!”

      当下折而向南,穿登封,过郾城,转眼即至信阳。窄街陋巷,隐隐的,只露出一带残垣、半幅断壁。这片破败焚场,悠悠千载之上,谁能想到?暖室温床、风华绝代,宁不化作瓦砾下的几根白骨?

      杏子林中,无数竹棒乱糟糟委顿于地,再不复当日之雄风。那根“晶莹碧绿的三尺长棒”插于中央空地,也已是黯然神失。禁不住弄一回“打狗棒法”,怅然之态,竟不稍逊。

      你见我迷茫若失,忙拉我入“琴韵小筑”中观景。轻拨瑶琴,思及萧峰再无机缘于“听香水榭”闻歌一曲,却唯有在小镜湖畔饮恨无穷,不禁琴发悲音。你正赏烟雨太湖,听我哀声,回首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段誉此言不可谓不中。”

      说起段誉,便不自禁想起那一顿豪饮。既念及此,早已身处无锡“松鹤楼”上。把酒小酌,想象二人风采,当真是“剧饮千杯男儿事”,更无复效颦者哉!

      你见我痴迷,戏道:“遥想公子当年,英雄初遇了。王扇丐巾,谈笑间,琼浆指流肚灭。多情应笑汝,迟生青发。故楼神游,一樽还酹胡月。”

      我击节道:“好一个‘胡’字!月本一枚,何分胡汉!”

      你拍手笑答:“善哉!”

      得闻斯,亦不自禁以箸击桌,歌曰:“江南风,塞外月。胡汉谁说,泾渭分金铁?慷慨放歌惊豪杰,使云散了,雁鸣也悲噎。    亲人去,知己别。遗世孤狼,烈酒酬茕孑。谁屑饕餮并蛛蝎,南北燕京,不过一残碣。”

      歌毕,你点头,“此胡人舞曲‘苏幕遮’也。只不过卿歌未免过于悲切。”我答:“不然。君不见,萧峰就是一曲‘亡我祁连山’,也唱的风云变色吗?”

      于是你我相视大笑,携手下楼,回入酣梦中。

      既明,录之。

 

——————

      此为初登大学那一年,作为“外文系”的我们很勉强的开了一学期的语文课程。老师倒是颇认真的,在结束时要求每人上缴一份“文学论述”。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头、相对保守的环境,正在痴迷金庸先生的偶义无反顾的选取了《白马啸西风》作为主题,却在准备了一个半月后的落笔瞬间变成了“萧峰”……唉!这真是“又争由人算”呢?(黑线一道)但洋洋洒洒半个月之后,竟然意犹未尽,只觉一腔抑郁全未抒发,竟如秃笔翁大战令狐冲那一回一般。于是,突然之间指尖流出些许文字,天未明,而文已成。次日便交了稿子。

      很久之后,正稿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这个小小的附录倒还有些印象,不忍舍弃,依样画葫芦,凭着记忆再写一遍,只是左看右看没了那种一贯到底的气韵……唉!果然有些事,不可强求~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